安兰あすか

刀剑乱舞乙女文,三日月cp,自创女刀

马个目录

月守:

目录君链接:目录君Ψ(●°̥̥̥̥̥̥̥̥ ཅ °̥̥̥̥̥̥̥̥●)Ψ
第八十七章
  佐藤明看着在灵力灯下看的格外认真的小月儿,拿起东西【记得早点睡。】小月儿从书里抬起头【会的,谢谢你今天的照顾,明天再见,你也早点睡。】佐藤明倒是一愣,吃惊她会这么说,不过毕竟不是真的人类,才两岁多就那么懂事,条理清晰应该也不算什么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佐藤明出去时顺手把门一起关上,现在还不算特别晚,等到再晚一点,再来这里看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用传送阵传送回了本丸,拿起已经空了的餐具往外走去,送了餐具,一路上,部屋的灯有开着的,有灭着的,应该是去别的地方玩,或者出阵远征去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想起自己刚来这个本丸的时候,被狐之助战战兢兢的送来,没有打算先唤醒初始刀,因为这个本丸真是破烂的可以,弥漫着腐烂的气息,血液四处遍布,一个那么大的本丸,全部的刀剑都住下,也只能占三分之一,有那么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他走遍每一处,每一个地方,都有碎掉的刀剑残骸,暗堕的黑色气息弥漫在每一处,寸草不生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每一处的刀的划痕,每一处血迹都清楚的告诉佐藤明,这里,经历过一个惨无人道的屠戮,这里,曾经是付丧神的地狱,吞没了数以百计的付丧神。佐藤明没有用灵力清洗这个本丸,就静坐在象征着整个本丸的樱花树的前方不远处,这颗连冬天都在盛放的花树,现在却连树干都是枯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面前放着的是一排暗堕了的刀剑,还有初始刀,加州清光。他在思考,救他们还值不值得,导致他们暗堕的罪孽,他要不要背,这么大的本丸,这么大的黑锅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 身旁的狐之助颤栗着身体,匍匐在一旁,在这个高坡上,背后不远是樱树,俯瞰整个本丸,佐藤明墨色的眸子盯着夕阳,橘红色的夕阳把这里染的更加悲壮,忽然扭头,走向樱花树,看见突兀的出现在樱花树旁的三日月宗近,佐藤明站定,微微仰头看着这个在时空政府围剿下,依旧能带着被封印的暗堕刀剑逃离围剿的天下五剑。


         即使同伴暗堕,即使被一个又一个的审神者窥伺,依旧是清月的三日月宗近,他之前就听时空政府,还有家族里的人警告过。没人知道他弑没弑过主,但起码,他没暗堕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 【是你把刀都摆在樱花树前的。】佐藤明身后的那些暗堕刀,是来之前就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哈哈哈……审神者大人,确实是这样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你觉得,如果这个本丸被彻底放弃,怎么办?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那这些被封印的,自然再也无法被解除封印,只能在灰色地带,审神者大人来之前一定了解过。】三日月一直是和缓的轻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那么,你应该知道,我是最后一个。选择这里,就是替前面的那个人背上罪孽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审神者大人好像十分清楚后果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唔……我不是圣父,没有多余的同情心,我不会说“不求你们忠心,只求你们无事。”我要的,是一支能够为我所用的付丧神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哈哈哈……看来不是满是少女心的审神者大人呐……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我没有退路,同样的……】佐藤明一指后面的那些暗堕刀剑【他们,也没有退路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目光死死盯住在樱花树旁的三日月宗近,观察他每一丝的表情变化【是选择让他们回到世间,还是处于灰色地带,我已经选择了,现在……】佐藤明继续向前走,一步步迫近三日月【该你,替他们做选择了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一如既往地微笑,往后退身,让出道路【审神者大人已经是志在必得,有什么不可以呢?】佐藤明将暗处蓄下的灵力攻击卸下,和三日月站在同一高度【你是真的没有暗堕过么?】目光有些复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并没有回答,佐藤明也根本不需要知道答案。伸出手,在夕阳已全部落下,只剩下余晖的刹那,纯白色的灵力,疯狂涌入樱树,樱树长大了一圈,樱花在瞬间开满了整个树。一路涤荡,像是拂过了一阵春风而已,随着春风拂过,绿意盎然,焕然一新,没有规模宏大,绚丽漂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樱树就像是睡醒了一样,自然开出花朵,本丸也是在缓慢的恢复,变得崭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佐藤明收回手,对着三日月说【我是佐藤家的大家长,从今天开始,也是这座本丸的拥有者,我需要你忘记之前的所有,从现在开始,你是一把新的刀剑!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轻笑【自然如此。】……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把暗堕的刀剑和三日月都先带走了,然后唤醒清光,之后锻刀,药研来了,第三把就是长谷部,等到他们到一定的级别,就带回了三日月,用灵力暂时掩盖了他满级的样子。再然后,不断净化刀剑,净化后,有之前的记忆,但是级数掉回原先的初始样子,让他们和三日月一样保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过程算是曲折,但是毕竟他灵力充足,暗堕了就再净化,不行就武力压制,慢慢的把所有的暗堕的全部唤醒后,他才开始让时空政府把禁制打开,从战场中捡回没有的刀剑,但是他从来不会多要,只要来这里的第一把,只有第一把他才会唤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慢慢的步上正轨,他从小就开始布的局,第二重要的一步完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想要做的是报仇,是把当初将术法列为禁术的那些人报仇,简单来说,就是肃清一遍就好,杀一遍就可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这些说来简单,他是佐藤家嫡系,但是可笑的是,正统的嫡系,随着十一岁时,爷爷的死亡,只剩下他,也是从十一岁开始,他学习一切可以壮大他的知识,利用爷爷手下的旧臣,死侍,守住嫡系的地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和早乙女,铃木,荒牧那几个一起接受大家长的培训,也是凑巧,白泽家的嫡系和旁支被人先肃清了,只剩下白泽梨落。虽然如此,但力量也不容小觑,为了能够拉拢白泽家,他选择联姻,天知道,他是天生的对女人没兴趣。但是为了他的目的,无所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乎每一家都被他插足,这些说来简单,但是就这些,他耗费十几年光阴来渗透。十几年来,他每一天都活在死亡线上。死里逃生这种事情发生过无数次,他付出了那么多,时间,爱好,甚至灵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至死,都不会忘记,他一族嫡系,都是死在可笑的“禁术”上,不是爷爷的死促使他知道的,而是爷爷的死导致他开始这个计划的。他早就知道这件事,但是,连最后的一条枷锁都没了,他,也就只好默默变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佐藤明想到这里,笑了起来,真是……选择这个本丸是为了逃过那次陷害,因为“禁术”的原因,佐藤家不允许有黑瞳出现,他从小就一直带着红色的美瞳,虽然是陷害,但禁不住查证,所以干脆替暗堕本丸净化,把眼睛弄成红色,虽然经常周期性疼痛,但是之前那么多事都能忍,这点还可以。
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,他千算万算,没算到的是南乐怀素的出现,初一见,是惊艳,再见时,是沦陷。那也是枷锁,比不上爷爷,但也让他良知回复了一些,然后直到月守……不,是南乐怀月和他的关系,但是顶多让他打消大批召唤月守而已。再之后就是月守变小,虽然知道她的年龄不小,但是连记忆都是小孩儿,他回复良知后完全没办法连小孩子都利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,还是追妻用吧……自己要追的家伙,也不是什么良善的家伙,最起码,南乐怀素活了那么久,怎么不能恢复月守,非得等着,后面没点儿事情,他都不相信,不过最起码证明对南乐来说,月守很重要,可以牵制住南乐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绯红的眸子墨色流转,下意识的温和轻笑,说起来,自己和三日月在一定程度上还挺像的嘛。佐藤明边走边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那盘局,当然要下完,最起码要证明,他,可是布了一个能搅动风云的棋局,而且赢家绝对是他。起先要月守当最重要的棋子,只是为了好洗白自己,但是既然决定了要爱情,那就两手抓好了,毕竟那么久,自己的“伙伴”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改朝换代啊!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把他们推上去,替下来月守,大不了一家一家的杀个干净……唔……不行,太残暴,还是让“伙伴”们自己处理自己家族的事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颇为开心的和路过的秋田和前田打招呼,然后走了。留下后面在震惊的两把小短刀,前田震惊的说【刚才是大将在和我们打招呼?!】秋田也是惊讶的点头【还很温柔的样子。】莫名其妙的回去,打算问一问一期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佐藤明原先是想让这个本丸到时候一起肃清七大家族的,但现在战略改变,棋局变了,即使自己对他们有感情也没关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正和莺丸坐在那边的茶室里喝茶,刚好看见了佐藤明一脸笑的走了过去,三日月捧着茶杯,笑着说【看来有好事要发生了。】莺丸有点不解,主笑了,和好事有什么关系?但还是轻笑着说【唔,但愿吧,希望大包平快点来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看着烧的通红的碳火【好像快来新人了,本丸也要重新热闹一番了。】旁边刚来坐下的石切丸说【不过月守是真没事了吗?】髭切笑着走进来,和身后追的满头大汗的膝丸相比,真是云淡风轻,优雅贵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髭切围着炭火坐下,笑着和坐自己对面的石切丸说【主人连刀都拿回来了,肯定没……】膝丸递过来一杯暖暖的茶,髭切一边接过来,一边说【事的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冲膝丸笑着【弟弟真好,真是太谢谢……】膝丸习以为常的提醒【是膝丸。】髭切笑着点头说【嗯嗯,太谢谢膝丸的照顾啦!】


         清光跑进来,刚好看见膝丸一脸的无奈,一边把手伸在炭火上暖着,一边说【又记住自己弟弟的名字吧……】髭切一脸无所谓的笑着说【毕竟都当了上千年的刀了,大部分事情都觉得无所谓了啊……】


          三日月也笑了起来,只有膝丸和清光一脸无奈和看着这群人笑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
某人:这章交代了佐藤明的事,还有那个局,原先是打算和月守的身世,慢慢揭晓的,但是!(萎靡)写起来好累,怕最后前面挖的坑把自己埋了,就这样还有好多没交代,感觉我挖了很多坑,你们看到的,没看到的,都有,我这是在花式作死(捂脸),打算开始加糖,我这是同人乙女文(一豆腐拍死自己)不撒糖不对劲啊!不行!努力!我去看点甜文,补补我缺糖的毛病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
 


明天见!晚安(还是祝各位好梦(*Ü*)ノ)